About the me & sh; Yesterday, Now & Future

Logo_mesh

我想我的長期讀者大概都知道我和我老公創辦的the mesh network的由來, 這篇是來為中間加入的中期讀者略微介紹一下.

"mesh" 是我老公的點子, 它取自我老公和我的名字的頭一個字母 - Mark Easterday + Sabrina Huang. 其字面意義又有網狀的意思, 而我們做地產的理念就是建立起如網狀般的人際關係, 靠口耳相傳的口碑方式做廣告, 藉Business-to-Business Referral 來互相推廣彼此的生意.

當初開始做地產是因為我老公在高科技業工作十五年, 從最初的一個工程師到最後的Marketing Manager, 年過四十, 讓他重新思考他的未來, 他想轉行, 卻不知道要做甚麼. 而當時還在念大學的我, 剛好在暑假的時候陪著另外一位想轉業的女朋友去De Anza College上了一堂地產理論的課, 最後課上完, 我的女友搬回台灣去工作, 我覺得我老公對地產應該會有興趣, 因此便鼓勵老公和我一起上第二堂課 ,接著又上第三堂課 (共花了一年拿三堂課), 老公上出興趣來, 回過頭補上第一堂課, 等他三堂課都上完, 我便鼓勵他和我一起去考地產經紀執照. 結果他考過, 而我沒過, 我說沒關係, 等我大學畢業再考一次, 第二次就過了.

老公拿到執照後並沒有馬上辭掉高科技的工作, 實際上是我不准他馬上辭職, 因為就我們的了解, 一位新的地產經紀大概要全職做三到五年, 生意來源才會比較穩定, 但是這段期間, 工作上會有相當多的支出, 所以我們必須先存一筆現金, 來應付最初幾年沒有固定收入的情況. 所以拿到執照的第一年他是全職科技業, 半職地產業的方式開始, 第二年他辭去科技業的高薪, 開始加入創業一族. 當時很多人都說我們瘋了, 放著固定好薪水的工作不要, 卻選擇在地產業重新開始.  但是我卻覺得, 自己創業, 雖然有風險 (難道替人打工就一定安全), 但是那是為自己工作, 想多賺點錢就努力一點, 起碼不用等老闆加薪升遷, 一旦公司營運不佳, 還不是一樣有被裁員的擔憂 (像現在就很多人反過來說羨慕我們, 不用擔心被裁員).

我當初下海和老公一起做地產, 純粹是我們兩個對地產都有興趣, 而且覺得夫妻同心, 一起做一份工作也不錯, 加上我們各有長處, 可以互補. 那聽起來是個很棒的點子, 但是在地產業, 夫妻檔的很少, 當然是有原因的, 但卻是在我們自己成為地產夫妻檔後, 才開始慢慢體會其中會產生的問題.

我們在家工作. 所以從我們早上張開眼睛, 到我們晚上上床睡覺, 我們兩個開口閉口談的就是公事, 公事私事漸漸變得沒有界限. 一開始因為新鮮, 因為緊張, 因為太投入, 也不覺得有何不妥, 等到二年過去後, 我發現我們越來越像工作上的夥伴, 加上我們兩的個性和做事的方式不同, 最初二年因為工作而產生的口角很多, 一起用餐的時間越來越少, 我開始想念以前親密的夫妻關係, 而覺得這樣下去有點不妥了.

在我把我的憂慮說出來後, 我們兩也開始嘗試改變, 我們會想辦法一起用晚餐, 而且刻意在晚餐上不談論公事, 但常常是最先五分鐘我們試著找別的話題聊, 但是實在沒有太多地產以外的話題可以聊, 結果就會有幾分鐘沈默, 最後聊的還是公事. 常常, 我很想尖叫, 最後叫他閉嘴.

我發現情況很糟的時候, 是在我們二年來完全沒有度假的情況下, 終於在去年年底去了一趟Santa Barbara五天喘口氣, 說好這五天決口不提公事, 不帶與工作有關或者勵志的書和CD, 不接電話, 不查emails, 只是單純的享受二人世界, 因為我想我們兩都需要靜空幾天. 從北加往南加開車的路上, 不是聽音樂, 就是沉默, 他開他的車, 我看我的風景, 似乎我們兩都不習慣不聊公事的交談方式.

假期的第一天我沒發現異樣, 後來連續幾天都被我發現他都很早就起床, 趁我還在睡覺的時候, 抱著電腦拿著手機, 不是到樓下的客廳, 就是到外面的星巴克回emails, 講電話. 不知道他是以為我會睡很久, 還是根本忘記, 常常是我醒著等他回房間, 他看我不生氣, 到最後居然就在房間的床上就工作起來, 還跟我說, 這通電話很重要, 我一定得回電. 等他弄完都快中午了, 連短短五天的假都變成工作, 當下, 我就知道等這個假度完回家, I need to do something.

我們認識十年, 而結婚七週年即將到來, 如果讓我在工作夥伴和夫妻當中選一, 我當然選後者, 所以地產夫妻檔的角色, 勢必要做些改變. 所以今年初我便開始積極計畫我在攝影上的未來, 雖然我們今年到目前為止都很忙錄, 二月還沒結束, 我們已經Close a deal, 另外還有一個案子快要交屋, 剛簽一個Sunnyvale Eichler's Listing, 我接了一個二百五十萬的Los Altos買家, 老公手上也有幾位幾個月內一定要買房子的買家, 而這些都是因為我們這三年來真的付出許多努力, 終於開始一點一點看到成果. 老公雖然不願意, 但也不得不妥協我今年決定參加五個月攝影課程的計畫, 因為今年不去做, 明年更忙就更走不開了, 但是交換條件是, 在他請助理之前, 在我的攝影Career步上軌道前, 接下來幾年我還是要繼續做他的地產夥伴和狗頭軍師. 

希望以上有達到解惑的效果, 因為很多朋友私下問我有關我要"轉行"的事情, 而實際上, 房地產是我替老公找的工作, 我只是剛好因緣際會跟著一起做, 如果做的順利當然就繼續下去, 但如今已經影響到夫妻關係, 就得見風轉舵, 慢慢放手啦. 

Real EstateSabrina4 Comments